• 时间:2015-07-30  已浏览:866次

  • 互联网大盘点:那些骨灰级的网站


    未必有商业模式,但一定有生存技巧,这些骨灰级网站如何活到今天。

    究竟如何进行品牌网络营销策划企业网络营销建设企业网络营销运营才是最有效的?企业如何进行网络化品牌营销、seo、全网营销等,借助网络营销的力量,快速的启动品牌赢利之路!巨信品牌策略机构帮您打通品牌、营销与网络的通路,快速有效成本低,三个月腾飞!

    神州学人、比特网、广州视窗、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101远程教育网……听说过这些网站吗?

    说起中国互联网草创时期,人们似乎更容易想起张朝阳、丁磊、马化腾、王志东,以及他们在1990年代中后期所创办的搜狐、网易、腾讯和新浪。但是大概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跟新浪等现在在我们的互联网生活中扮演关键角色的网站一样,上述这些网站同样也是那个沸腾的时代的产物,甚至,它们的历史还更“悠久”。

    并且,它们竟然还在。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中,它们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它们当年的同行者中,有搜狐、网易这种几经起落最终成为创业神话的互联网大佬,也有FM365、亿唐网、8848等曾经名噪一时而今已经烟消云散的牺牲品。而上述这些名字无论曾经名满天下,还是一开始就偏居一隅,如今都只是默默地待在中国互联网的角落里,如同时代的卷帙中散落出的纸屑,被人遗忘了。

    当我们再次想起它们时,它们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活化石。它们所记录的,是那个距今不过十几年却已经恍若隔世的年代,当时无数年轻人为互联网描绘出的关于人类未来的美好图景所蛊惑,并投身其中,就像现在无数个怀揣创业梦想的年轻人投身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浪潮。他们聪明、对机会敏感,希望在这个充满未知的市场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甚至改变世界。

    对于互联网创业,1990年代中期的美国已经有了成功的范例。1994年成立的雅虎公司不仅以门户信息的方式最大程度地满足了当时人们获取信息的需求,更让无数年轻人看到互联网的魅力—从零开始的杨致远和大卫·费罗让雅虎在成立一年后上市,当天股价上涨154%。无数人疯狂追捧这个被美国媒体称为“重新组织了世界”的门户网站。
      
    雅虎在纳斯达克的敲钟声也传到了中国。最具有传奇色彩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经在1995年创办“中国黄页网”,这是一个承载着马云要打造一个中国雅虎的目标的网站。它依靠建立企业网站的模式在两年内找到盈利模式,1997年的营业额达到700万元。

    但事实上,在马云拎着皮包在杭州挨家挨户推销中国黄页的时候,普通消费者对互联网还没有多少概念。当时的网站更多存在于教育和科研领域。
      
    1994年,中关村地区教育与科研示范网络(NCFC)与美国互联网互联成功,中国最早的国际互联网络就此启动,不久后由清华大学等6所高校建设的“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试验网开通,并通过NCFC国际出口与Internet互联。到了1996年,中国科学院决定将以NCFC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中国科学院互联网络正式命名为“中国科技网CSTNet”。
      
    在这期间,国家教委主办的《神州学人》杂志经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进入网络,成为互联网上第一份中文电子杂志。
      
    由此也不难理解教育领域成为最早开始具备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创业领域之一。101远程教育网成立于1996年,是国内第一家中小学远程教育网站,因为和北京101中学合作而得名。因为从一开始就建立了“账号—密码”的收费盈利模式,101远程教育网早期的发展要面对的问题只是如何将教育的内容和互联网结合得更好。
      
    创始人黄勇最早在邮电系统,对网络的发展比较了解,想看互联网能不能在教育上有什么应用。为此他去了几所北京的中学拜访,并最终与101中学达成合作。
      
    受制于早期互联网输出内容的技术限制,101中学那时候只能用文本的形式发布101学校授权的教学内容。这在如今看来早就不能满足学习的需要了,但在当时可不一样,101远程教育网副总经理梁承昊说,2000年是101远程教育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高峰期,“一到周末就是家长排队交钱,我们开玩笑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准备去收钱的。”
      
    为了扩大知名度吸引更多的学生,101远程教育网的推广方式也体现了两个行业交叉的结果。“除了广告就是去学校和跟家长谈,还有一个是去中关村找代理商谈,还有一个是去和中国电信谈,比如把我们的资料夹在他们的宣传页里。”梁承昊说。
      
    好在家长们对教育的投资从来都是不吝啬的。当时101远程教育网最大的困惑是如何解决大多数家庭里还没有电脑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个麻烦是推广面对的是家长、产品面对的是中小学生这一双重用户的问题。
      
    此时普通公众上网已经成为可能。就在1996年1月,在丁健和田溯宁创办的亚信公司的推动下,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全国骨干网建成并正式开通,全国范围的公用计算机互联网络开始提供服务。一年后,瀛海威全国大网开通,成为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民营ISP、ICP。到了1997年,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中国已有62万网民,4066个CN域名。
      
    此时各种行业的人都开始懵懵懂懂地跑进来。如果说张朝阳、王志东和丁磊都还算是计算机“科班出身”,那么曾经是英语老师的马云、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曹国伟都算是“外行人”。从广告公司转向互联网的中关村在线现任CEO刘小东、学机械和经济学出身的搜房网董事长莫天全和从投资银行辞职创业的李松都是当初因为看好互联网这个行业而投身其中的人。
      
    资本市场给年轻的互联网注入了更多虚幻的美好憧憬。搜房网董事长莫天全还记得当时融资的情景,“如果你说我是个信息网站,可能只有一个投资人;如果你说你是互联网公司,那就有三个投资人。”
      
    1997年上线的IT互联网媒体比特网(ChinaByte)有一个着名的投资人:默多克。当时新闻集团给这家有人民日报参股的网站投资270万美元占50%的股份。据林军所着《沸腾十五年》一书披露,之后新闻集团前前后后又借了200多万美元的无息借款给这家网站,“ChinaByte一开始就在北京外经贸信息咨询大楼这样的豪华写字楼里办公。北京CBD地标嘉里中心建好,ChinaByte首批入驻,ChinaByte的员工一直都是在北京最贵的写字楼里工作,写字楼每平方米的租金都是以美元计算。”1997年3月,在这个网站上,英特尔和IBM合作发布了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广告。
      
    但是之后随着新闻集团在华业务中心的转移,比特网逐渐变得边缘化,直到2007年与天极网合并。
      
    “2000年以前,你写个商业计划,没有商业模式都有人给你钱。”珍爱网CEO李松说。珍爱网的前身是创办于1998年的交友社区“中国交友中心”,当时的创办人是深圳一家医院的护士,她有两三个做技术的朋友,但是她们对运营毫无概念,也没有什么收入。在2004年李松买下这个网站将之付诸商业运营之前,该网站在7年中积累了100万注册用户。
      
    李松本人于2001年辞掉投资银行的工作,和朋友创办了讯龙科技并在2003年卖给了新浪,第二年收购了“中国交友中心”,并将其改造成今天因为电视节目“非诚勿扰”而声名大噪的珍爱网。
      
    所有人都意识到信息化的价值。1998年在美国亚洲投资开发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的莫天全在硅谷买了一套房子,位置正好在着名的思科公司总部办公室对面。住在这个数年来出现了无数改变世界的科技公司的地方,看到人们在加州排着长队买房子,他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投身其中了:“具体怎么样没想清楚,至少有可能会有个不错的未来。”
      
    中关村在线的故事可能更加简单。这个网站成立的初衷是让各地电脑卖场的经销商们能最快地了解中关村的产品价格。所以中关村在线最早的员工负责每天在中关村卖场里记下配件的价格、再回到同样位于中关村的办公室里把它发布到网上。中关村在线做的就是“只要懂一些互联网的基础知识,会写程序,租个互联网空间,拨号上网就行了。”刘小东说。
      
    “2000年1月24日,”刘小东对他入职的日子记得非常清楚,“这是一个改变我命运的决定。”作为中关村在线的第一个美工,他对互联网的了解主要来自当时满大街的广告,“路牌、车体,包括电视广告,你能看到的公交车上有70%的广告都是互联网公司,刷广告都是一条街一条街的。”
      
    他还记得当时最红的几个网站,e国网、8848、人人、ChinaRen,在这些着名的互联网公司里,员工的收入已经足以说明这个行业是如何“神奇”,“和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相比,当时的互联网才叫做烧钱。”刘小东回忆有个同事以前在广告公司一个月赚4000元钱,到互联网公司之后工资是1.5万元,工作量却是以前的1/10。
      
    所有人都想进入这个行业,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能够在这里成为下一个杨致远。
      
    就像李松所说的,“当钱很热的时候要尽量融资,因为很快就会冷下来。”新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2000年技术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攀升到5048.62(在3月10日当天曾经达到5132.52),网络经济泡沫达到最高点。此后开始小幅下跌,之后带来连锁抛售,大部分没盈利过的互联网公司烧光了风险投资的钱,最后只能停止交易。
      
    此后,这个行业中的人命运开始分化。以搜狐为代表的几个门户网站成为幸运儿。2000年7月,已经经历过四次融资的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两年后实现盈利。张朝阳几乎就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成功的象征。
      
    几乎同时期走进纳斯达克的网易甚至在2001年被停牌4个月,直到2002年靠短信和网络游戏才得以喘息。直到2002年首次实现净盈利,创始人丁磊本人甚至在2003年成为中国首富。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在这个行业中有句流行语叫做“做不了先驱就成了先烈”。互联网泡沫虽然不是打击创业者最主要的原因,但是至少让许多还沉浸在靠概念发财美梦中的人逐渐清醒过来,无数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1999年成立的ChinaRen一年后被搜狐收购;曾经获得4亿美元投资、号称中国第一家适应中国数十种在线结算方式的电子商务平台8848两次冲击上市未果,到现在已经销声匿迹;参考美国在线模式的来自于联想的FM365网站在与美国在线的合作过程中经历了裁员、转型,直到2003年底域名注册到期—这个知名度很高的网站竟然没有人想着续签,被一个香港公司买下,后来域名又被联想买回直接指向联想公司主页;至于纳斯达克第一只中国概念股中华网,也在几经变故之后,于2011年12月12日从纳市摘牌。
      
    搜房网董事长莫天全还记得,互联网泡沫时期他的办公室还在北京国贸地区招商局大厦里。他经常从26层的窗外向下看到很多人抱着箱子从楼下经过。“这个行业真的很有意思,那段时间你就能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网站先后倒闭了。”他甚至听说搜房网的技术部门用1/3或者更低的价格向那些已经关门的公司买服务器和桌椅。
      
    搜房网之所以能幸运活下来,除了因为赶上了中国房地产行业十年的黄金发展期,还因为莫天全的资本运作能力。在莫天全心里给搜房网十几年的发展历程划分了这么几个阶段:1999年到2003年一直处于亏损或在亏损的边缘,2003年到2006年,搜房网收入逐年增加,并在2006年实现盈利。2006年搜房网获得澳大利亚电讯Telstra 2.54亿美元的投资,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私募投资之一。此后他将搜房网一拆为四:新房、二手房、家具和搜房研究,并在2010年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相比之下,中关村在线是依靠全面转向销售才得以存活。2000年已经负责经营的刘小东还记得在形势变得最差之前,中关村在线曾经和香港一家上市公司谈了一笔2亿人民币的投资,这个估值意味着这个网站不会像一些当时成立的小网站很快就被时代淘汰。同时创始人的其他经营业务收入也给网站“输血”。
      
    直到2001年国庆节,中关村在线面临最严重的困境,“如果网站再不能盈利就把它关掉。”刘小东说,此时他们都意识到不能再单纯依靠内容获取广告赚钱了,必须转向销售。为了让网站活下去,他们甚至会帮广告客户在学校和卖场里做活动。从此以后,中关村在线的员工分成三部分:市场销售团队、网站技术团队和内容编辑团队,比例上基本各1/3。
      
    “那是一个所有公司都在考虑转型的时期。”刘小东说。他们也开始做电商。这其中除了电商是让投资人满意的概念,还因为其中一个投资人是中关村的一个经销商,能保证货源。但很快中关村在线就发现网站维护、物流配送、售后服务的成本太高,于是不得不在2006年关闭了电商业务。
      
    中关村在线曾经两次被出售。2004年以1亿美元卖给CNET传媒集团,又在2008年同母公司CNET一起被卖给美国哥伦比亚广播集团。“早期我们一直处于行业中第二、第三梯队,没有上市是因为我们规模太小达不到上市的标准,但是卖掉可以得到现金再进行分配。”刘小东说。现在中关村在线有2500万注册用户,成为国内流量最大的科技网站。
      
    如今行业格局的变化让中关村在线仍然面临困难。过去中关村在线的广告客户主要是英特尔、联想、戴尔这些PC制造产业链中的厂商,受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发展的影响,这些厂商增长乏力,在互联网媒体的投入也在下降。
      
    还有些网站,他们虽然没有面临关闭的绝境,但是也只是勉强存在。除此之外,还有1997年成立、曾经引发社会话题和带来青春文学风潮的“榕树下”、1998年成立的西祠胡同,甚至更早在1996年就成立的提供新闻、生活、科技信息和电信服务资料的网站广州视窗、同类型的上海热线等垂直类资讯网站,如今它们的网页依然有效,只是很少有人再想起它们。
      
    它们中有些已经与当初的创办者毫无关系,有些可能仍然是创办者的谋生工具,有些在它所在的特定行业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它们已经很难再回到聚光灯下了。它们更大的价值似乎在于,它们承载着那批创业者的青春记忆,记录着他们曾经经历过的一段热血沸腾的岁月,它们的存在,可以为那个时代和“创业”这件事提供更为丰富的注解。
      
    那些曾经在镁光灯前大谈概念和商业模式的创业者也多数已经不再出现在媒体面前。他们变成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是无数人曾经希望通过新技术和创业改变命运的见证。现在,无数投身移动互联网的年轻人又像当年的他们那样,满怀憧憬,踏上征途,区别可能是有了前人的铺垫,后来者对概念的运用更加纯熟。
      
    而他们自己已经能够冷静地看待所谓的科技浪潮、创业机会和资本的力量。“中国有200多万个网站,其中有2000家筹到风险投资,这千分之一当中,筹到钱,做成的,包括上市的、被收购的,最后也不超过200家。”李松说。在每一个成功的商业公司背后都有无数已经倒下的同类,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比尔·盖茨或者杨致远,就像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马克·扎克伯格和杰克·多西也都只有一个。每一个理性的、心怀改变世界梦想的人都值得被肯定,但现实也从来不吝于展现其残酷的一面。